凤凰vip彩票app

  • <tr id='p0Pepp'><strong id='p0Pepp'></strong><small id='p0Pepp'></small><button id='p0Pepp'></button><li id='p0Pepp'><noscript id='p0Pepp'><big id='p0Pepp'></big><dt id='p0Pepp'></dt></noscript></li></tr><ol id='p0Pepp'><option id='p0Pepp'><table id='p0Pepp'><blockquote id='p0Pepp'><tbody id='p0Pep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0Pepp'></u><kbd id='p0Pepp'><kbd id='p0Pepp'></kbd></kbd>

    <code id='p0Pepp'><strong id='p0Pepp'></strong></code>

    <fieldset id='p0Pepp'></fieldset>
          <span id='p0Pepp'></span>

              <ins id='p0Pepp'></ins>
              <acronym id='p0Pepp'><em id='p0Pepp'></em><td id='p0Pepp'><div id='p0Pepp'></div></td></acronym><address id='p0Pepp'><big id='p0Pepp'><big id='p0Pepp'></big><legend id='p0Pepp'></legend></big></address>

              <i id='p0Pepp'><div id='p0Pepp'><ins id='p0Pepp'></ins></div></i>
              <i id='p0Pepp'></i>
            1. <dl id='p0Pepp'></dl>
              1. <blockquote id='p0Pepp'><q id='p0Pepp'><noscript id='p0Pepp'></noscript><dt id='p0Pep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0Pepp'><i id='p0Pepp'></i>
                —01—

                  我们要继续改革国际金融机构,各有关国家要进一步抓紧落实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要制定反映各国经济总量在世界经济中权重的新份额公式。要继续加强国际金融市场监管,使金融体系真正依靠、服务、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要建设稳定、抗风险的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组成,加强国际和区域金融合作机制的联系,建立金融风险防火墙。

                  ——《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第一阶段会议上关于世界经济形势的发言》(2013年9月5日)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02—

                  中国将加强市场体系建设,推进宏观调控、财税、金融、投资、行政管理等领域体制改革,更加充分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中国将努力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第一阶段会议上关于世界经济形势的发言》(2013年9月5日)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03—

                  当前,亚洲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融资需求巨大,特别是近来还面临经济下行风险增大和金融市场动荡等严峻挑战,有必要动员更多资金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以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促进区域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为此,中国倡议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愿向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本地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新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与域内外现有多边开发银行一道,共同合作,相互补充,共同促进亚洲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

                  ——《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演讲》(2013年10月7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04—

                  要以创新思维办好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发起并同一些国家合作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要为“一带一路”有关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促进经济合作。设立丝路基金是要利用我国资金实力直接支持“一带一路”建设。要注意按国际惯例办事,充分借鉴现有多边金融机构长期积累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制定和实施严格的规章制度,提高透明度和包容性,确定开展好第一批业务。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同其他全球和区域多边开发银行的关系是相互补充而不是相互替代的,将在现行国际经济金融秩序下运行。

                  ——《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上的讲话》(2014年11月4日)

                《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


                —05—

                  以建设融资平台为抓手,打破亚洲互联互通的瓶颈。亚洲各国多是发展中国家,普遍缺乏建设资金,关键是盘活存量、用好增量,将宝贵的资金用在刀刃上。我在此宣布,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合作和金融合作等与互联互通有关的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丝路基金是开放的,可以根据地区、行业或者项目类型设立子基金,欢迎亚洲域内外的投资者积极参与。

                  ——《在“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东道主伙伴对话会上的讲话》(2014年11月8日)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


                —06—

                  我们要积极推动构建地区金融合作体系,探讨搭建亚洲金融机构交流合作平台,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互补共进、协调发展。要加强在货币稳定、投融资、信用评级等领域务实合作,推进清迈倡议多边化机制建设,建设地区金融安全网。要推动建设亚洲能源资源合作机制,保障能源资源安全。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的主旨演讲》(2015年3月28日),新华网2015年3月28日


                —07—

                  国际金融危机也不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必然产物,而是金融资本过度逐利、金融监管严重缺失的结果。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

                  ——《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2017年1月17日)

                《人民日报》2017年1月18日


                —08—

                  过去数十年,国际经济力量对比深刻演变,而全球治理体系未能反映新格局,代表性和包容性很不够。全球产业布局在不断调整,新的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日益形成,而贸易和投资规则未能跟上新形势,机制封闭化、规则碎片化十分突出。全球金融市场需要增强抗风险能力,而全球金融治理机制未能适应新需求,难以有效化解国际金融市场频繁动荡、资产泡沫积聚等问题。

                  ——《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2017年1月17日)

                《人民日报》2017年1月18日


                —09—

                  我们都重视投资和融资合作,支持扩大相互金融市场开放,鼓励开发性金融机构发挥重要作用,努力构建稳定、可持续、风险可控的金融保障体系。

                  ——《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上的闭幕辞》(2017年5月15日)

                《人民日报》2017年5月16日


                —10—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二十国集团在加强宏观政策协调、改革国际金融机构、完善国际金融监管、打击避税等方面取得积极成果,为稳定金融市场、促进经济复苏作出了重要贡献。下一步,我们要在上述领域继续努力,特别是要加强宏观政策沟通,防范金融市场风险,发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推动金融业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上关于世界经济形势的讲话》(2017年7月7日)

                《人民日报》2017年7月8日


                —11—

                  要扩大金融对外开放。要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要积极稳妥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加快建立完善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有利于增强金融有序竞争、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的机制。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金融创新,搞好相关制度设计。

                  ——《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7年7月14日),《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


                —12—

                  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要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对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有利于增强金融有序竞争、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的领域要加快推进。要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稳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上的讲话》(2017年7月17日)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2017年7月17日


                —13—

                  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金融监管能力必须跟得上,在加强监管中不断提高开放水平。要结合我国实际,学习和借鉴国际上成熟的金融监管做法,补齐制度短板,完善资本监管、行为监管、功能监管方式,确保监管能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相适应。

                  ——《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上的讲话》(2017年7月17日)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2017年7月17日


                —14—

                  我们应该在大局上谋划、关键处落子,本着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寻找发展政策和优先领域的契合点,继续向贸易投资大市场、货币金融大流通、基础设施大联通目标迈进。

                  ——《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大范围会议上的讲话》(2017年9月4日)

                《人民日报》2017年9月5日


                —15—

                  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2017年10月18日)

                《人民日报》2017年10月28日


                —16—

                  在扩大开放方面,中国将采取以下重大举措。第一,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今年,我们将推出几项有标志意义的举措。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去年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要确保落地,同时要加大开放力度,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2018年4月10日)

                《人民日报》(2018年04月11日)


                —17—

                  中方支持建立产能合作金融平台,围绕工业园建设拓展多元化投融资渠道,推进园区服务、企业成长、金融支持三位一体发展。中方支持中国有关金融证券机构同阿拉伯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和管理机构合作,建立立足海湾、辐射中东北非、吸收全球投资者的国际交易平台,争取实现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市场深度融合,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为推动金融同业交流合作,中方将成立“中国—阿拉伯国家银行联合体”,配备30亿美元金融合作专项贷款。

                  ——《在中阿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2018年7月11日)

                《人民日报》(2018年07月11日)


                —18—

                  国家实行开放政策中,有不少是对香港、澳门先行先试,积累经验之后再逐步推广。这既促进了国家对外开放,又有效控制了风险,也为香港、澳门发展提供了先机。比如,内地服务业市场开放,就是先在CEPA框架内基本实现广东与香港、澳门服务贸易自由化,为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积累了经验。香港、澳门在国家金融领域开放中的试点作用更为突出。近年来推出的“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都是内地资本市场开放的重要举措。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从香港开始的。目前,香港拥有全球最丰富的离岸人民币产品,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

                  ——《会见香港澳门各界庆祝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访问团时的讲话》(2018年11月12日)

                《人民日报》(2018年11月13日)


                —19—

                  要把金融改革开放任务落实到位,同时根据国际经济金融发展形势变化和我国发展战略需要,研究推进新的改革开放举措。要深化准入制度、交易监管等改革,加强监管协调,坚持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行为监管两手抓、两手都硬、两手协调配合。要统筹金融管理资源,加强基层金融监管力量,强化地方监管责任,做到抓小抓早、防微杜渐。要建立监管问责制,由于监督不力、隐瞒不报、决策失误等造成重大风险的,要严肃追责。要解决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过低问题。要提高金融业全球竞争能力,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提高开放条件下经济金融管理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提高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要培养、选拔、打造一支政治过硬、作风优良、精通金融工作的干部队伍。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上的讲话》(2019年2月22日)

                《人民日报》(2019年02月24日)


                —20—

                  我们将继续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欢迎多边和各国金融机构参与投融资合作。

                  ——《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记者会上的讲话》(2019年04月27日)

                《人民日报》(2019年04月28日)